排队“新队形”
来源:排队“新队形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4 06:13:33


运载扑火队的大巴车司机邱富伟记得,车停在离火场几百米的地方,队员们下了车,在向导的带领下进入火场。走之前,领队叮嘱要注意安全,然后队员们齐声重复,“一定注意安全!”

23时10分,在冯才勇的带领下,21名扑火队员从蔡家沟水库上山,前往集结地扑火。

近日,安徽广播电视大学官网更新显示,孙枝娟已任该校党委委员、副校长。

这21人中,最终有19人没能走出这场大火,其中包括18名扑火队员,另一名正是向导冯才勇。

4月2日,在经历了四天三夜、三次复燃后,烧到西昌城区的山火基本被扑灭。村民陆续回家,有人在烧黑的山头插几支香烟,摆上挽联,以示对扑火英雄的悼念。

扑火、牺牲、撤离,失火山头的两个村庄,度过了难挨的危急一夜。

一名马鞍山村民告诉记者,此次山火前一天,是黄历上坟的好日子,村里半数人都去上坟了。“我也去了,先在卡口登记,才能进去上坟。我们村的坟多分布在山脚下,半山腰上有马道街道居民的坟。“据我了解,起火的那天,我们村没有去上坟的。”

当地报道显示,疫情发生后,孙枝娟曾多次到一线督导检查疫情防控工作。

4月2日,新京报记者在柳树桩了解到,目前,西昌市公安局和各地来增援的森林公安已经挨家逐户排查,调查起火原因。在蔡家沟水库边,停放着多辆来自西昌、攀枝花及雅安等地的警车。一名前来增援的攀枝花森林公安局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工作已经开展了好几天”。

2013年这里发生过一次山火,漫山的松树都烧死了。由于运输成本高,队员们就把残留的树枝锯下来,隔出距离堆在山坡上,指望时间长了它们自己烂掉。